《殘片燼墨山水》Fragile Ashes of Ink Landscape,2014

安徽古民居殘片燼墨
台南老生活殘片燼墨
圓山舊威儀殘片燼墨
前朝山水殘片燼墨

就像"台南藍曬圖"一樣,"生活與記憶"、"殘片與整體"、"想像與現實"是我一貫關心的主題。在這個情況下,我思索著如何將這些散落於不同地點及時間的殘片,如何透過藝術創作,提出我對於存有的觀察與反省。
因此,我引入美術館外的圓山飯店與川流不息的交流道,形成山水畫中的建築與河流。跳動的如藍色心火之椅,在畫中肆意出現,似乎在招喚著殘存的過去。台南老生活家具殘片、安徽古民居廳堂殘片,以綁模板的工法鑽洞,將每一個元素以鐵絲纏繞,焊接成形,再放把火燒掉實體,留下殘餘的碳化原件的立體鐵絲作品形成畫中的前景,邀請著觀者,伸手推開安徽古民居之門,倏然墜入台南老生活殘片、安徽古民居殘片、圓山舊威儀殘片、前朝山水殘片,交錯編織的山水畫在真實與虛構中難辨,遊走在舊聚落殘片與虛構的山水畫建構出空間的想像中,時間如同凝結的瞬間,彷彿南柯一夢。
觀者的處境與視點,一直是本系列創作的核心,而創作本身,同時也是觀點的陳述。本次展出的《殘片燼墨山水》,更是從10年前於台北當代美術館 《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2004),首次以鐵絲纏繞,再放火燒掉實體,留下殘餘炭化原件的作品。爾後,歷經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時間的海洋•活著的房子》(2006)、法國Dieppe雙年展《The Vanishing Boat》(2007)、台北市立美術館不設防城市《墟,天井》(2008)、加拿大 多倫多 Full Circle(2012) ,是這10年來創作軌跡的脈絡累積的延伸,並延伸出以虛實共構、多面維度的山水畫鐵絲作品的新方向。觀者在作品中,找到畫中建築剛好與美術館外的圓山飯店剛好契合視角。當契合的一瞬間,成為開啟觀者踏入進入畫中的開始…。




2014.05/08-2014.08/17

台北市立美術館

台北市立美術館

打開聯合文化創意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