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大的繡花金球升起至空中,是新婚金鼠眷侶與千百鼠子組合成的大團圓。 抬頭一看,國父紀念館的大斜屋頂上,被描繪上了喜氣的金邊,霎時成為了金鼠眷侶的新房大院,與金鼠家庭互相映襯,環境與藝術虛實對照,兩者融為一體。銀色喜鵲從一道光束中盤旋飛翔降落至一紅瓦大厝屋頂,在報喜聲中,金鼠眷侶將為台灣帶來豐收祥和的一年。

今年台北的主燈不一樣,不只是因為去年主燈長得像豬而今年長得像老鼠。 今年的老鼠主燈有五個有趣的不一樣:是一件最多、最大、最輕、最久、最小的主燈。
一、數量最多,近千隻的金鼠組合成四層樓高的大繡花球,遠遠多於以往單座的巨大生肖。
二、範圍最大,國父紀念館寬達120公尺的屋頂也被裝置成藝術的佈景,若再加上仁愛圓環上的銀鵲,整組作品便成了一件跨越好幾個街道的主燈。
三、重量最輕,主要的雕塑是由充氣裝置組成,輕如煙雲。
四、壽命最久,作品並不因燈會結束而拆除丟棄,將重新佈局裝置於新的地點。
五、單元最小,構成作品的最小單元是充氣金鼠小提燈,隨著提燈的移動擴散,作品所涵蓋的場域就隨之擴散了。
希望藉此能突破往年單一雕塑樣式的限制,不再只是獨自陳設的藝術品,而是一件能與原有的環境進行對話的環境藝術,是一次能與參與民眾積極互動的節慶經驗,更是一件得以再次設置的環保作品。

金鼠迎春 『金鼠百子迎春,銀鵲萬福臨門』。
整組作品是取春聯的色系以為喜氣。 大紅色為基調,金色線條為輪廓。整體是一組多件的組曲。
之ㄧ 『銀鵲報喜』 銀白色的喜鵲從一道光束中飛起,盤旋振翅於仁愛圓環之上,透過光線的明暗變化,好像一隻隻喜鵲向前飛行。
之二 『金鼠迎春』 老鼠娶親,迎春納福。千隻的立體鼠子串聯成一個球體,如同立體拼圖也如同傳統民俗技藝中的繡球與剪紙,環繞著新婚的金鼠眷侶。基座的走馬燈,上演著老鼠娶親的熱鬧場景,金銀珠寶隨之滾滾翻轉,象徵家家財源廣進。
之三 『紅瓦大厝』 主燈背後之國父紀念館將包被成紅色立面。紅色的形體描繪著金色邊框,與紅底金邊的老鼠群相呼應。藉此作品將由一件雕塑,擴張成一個結合既有環境的場域,這將是一件超大主燈。銀色喜鵲就降落在這個象徵金鼠新家的屋頂上。
之四 『鴻福臨門』 週遭的電箱將如同國父紀念館的屋頂一樣,包被成紅色量體,並描繪上金邊,整件作品將進一步擴散滲透溢入城市。當參觀者帶著大紅金邊老鼠小提燈回家,幸福也被帶著回家。當燈會過後,家中對聯的紅底金漆將成為一個約定,提醒著參觀的民眾,那一天祈福燈會時許下的心願將被實現。

 
2008年 台北,國父紀念館   台北市政府

打開聯合設計工作室
劉國滄、蔡佩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