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流轉,空間琢磨
走訪台南中西區,在這古蹟占比達台南市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文化重地,並與安平區同屬全台最早開發的街區,仍可嗅到最原始氣味的街道特色:巷弄窄徑、路幅狹小,店家比鄰而居。而相較於鄉村常見的「合院」,早期街廓發展因應商業蓬勃需求,為使能有更多數量的房屋面向街道或河道,方便店家招攬顧客,套句圍棋術語「金角、銀邊、草肚皮」,便不難理解為何會發展出俗稱「竹竿厝」的「狹長型街屋」了。由於屋舍的第一進多屬營業店舖,長時間需有人照應,因此店主人往往直接居住在後幾進的房舍裡,更造就了此地住宅商業巧妙融合的特有居住樣態。

百年老屋如獲至寶
「打開聯合」第五代工作室,正座落於此。正面寬僅四米,側邊總長則近五十米,前後由四座樓高兩層的屋舍連結,外加一間倉庫組成。從建築物遺留下的舊電話號碼判斷,應該已近百年的歷史老屋。建築師劉國滄在七、八年前找到這棟廢棄已久的房舍,面對年久失修而產生破損、漏水甚至坍塌的破磚屋瓦,雖然在前屋主眼中有著難以啟齒的種種缺點,對劉國滄而言卻是如獲至寶。位於工作室第一進的前棟空間,早前原是間雜貨舖,正對街道的小門雖已無使用,但仍做保留,現為工作室的圖書室及小會議室;銜接在後的是正門入口與庭院,右側設有一座窄梯,可直接把人帶往二樓。後面幾進的分別是各部門的工作室、資料室、廚房茶水間以及儲藏室,以舊木料拼接而成長廊,在選材上刻意模糊室內外的界線,透明屋頂灑落陽光,建築物在光影之間活了起來,散出原始的氣息。
接連幾次改造翻修,老房子的建材已如同一部斷代史,透著溫潤光澤。除了舊有的老磚與木,進行牆側立面維修時,考量與屋子整體的搭配性,選用了相同材質,並將拆下來的老磚頭與新砌的磚鑲在一起,呈現新舊交融的紋理。室內以福州杉、椽條構成,輔以加強磚造與鋼構,並以結構式杉木做樑。屋內許多材質及物件都是建築物自身拆下,或從週邊撿來回來再利用。劉國滄談起整個改造過程,除了調整老屋的動線與銜接上下的樓梯位置之外,其餘都盡可能保留建築物原本表情與痕跡。

重現迷人天井
狹長型街屋最大的特點當屬天井。天井的形成,是由於早期房屋多以木材為樑柱,使得跨距有限,因此常需搭建兩座以上的屋頂銜接,也因此造就了緩衝屋舍之間的迷人天井。然而,時有居住者為了使用上的方便,或想爭取更多室內空間,進行翻修改建時往往直接將天井覆蓋,造成「有了空間,卻沒了光線」的窘境。「打開聯合」在修復這座老屋時,完整保留了第二與第三進之間的天井,並以玻璃屋頂工法,替難以日照的室內,順利引入自然光線。此外,也將室內的天花板拆除,且為了避免漏水狀況,部分屋頂改為輕量型鋼、透明浪板與木片,讓室內的人抬頭便可望見天空。此外,另個考驗則是室內的通風性,於是思考屋頂建造工法時,便採取留縫設計使得空間流通。後續更考慮加上煙囪或蓋太子樓,透過煙囪效應讓屋內產生誘導式通風,避免夏日悶熱問題。劉國滄還計畫在第二進的屋頂黑瓦放置爬藤植物,打算任由時間讓綠蔭滿屋。

聲音流竄、光影交錯
走在一樓的廊道,二樓的工作人員不時透過圍籬探頭與我們聊天交談。聲音流竄、光影交錯,在這窄長而明亮的空間裡,深刻感受到不被時間侷限的流動氣息。為了讓房子能繼續「有機」地存活下去,建築師更盡量排除固定式傢俱,讓空間隨時可以機動調整,保留彈性。這全是因為老房子本身結構已足夠優良,實在無需太大更動,而建築師所做的只是想辦法挖掘出它原有活力。
問起劉國滄未來的持續改造計畫,他笑說也許未來把前棟圖書室改賣愛玉冰,會有如此奇想原來是當地也有傳聞。經耆老口耳相傳,清道光初年有位福建商人,就住在位於媽祖樓附近的這條街上,某天他到溪邊喝水,怎料溪水上飄著如同小米般的種子,以手搓揉竟產生黏液,且不久結成了凍,帶回家加糖入口發現格外美味。過幾天,他便讓自己那名為愛玉的女兒拿去街坊上賣,人們稱之為「愛玉凍」。是啊!既然地處愛玉的發跡地,讓百年狹長街屋恢復榮光賣起愛玉冰,可謂順理成章,並且毫無違和。


本文刊載於Green綠雜誌vol.036

 

 
2015
台灣台南市中西區
 
打開聯合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劉國滄+打開聯合工作室:褚湘淇、吳孟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