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家人一同遊逛的  書店??」 站在一個東南亞最大的shopping mall的挑空中庭,這是我第一個疑問。
當使用族群與空間既有的呈現是一個空間既存的容器,誠品的既存形象是其美麗的包裝;設計者面臨的難題是如何從大的閱讀意函,巧妙轉化?而至小的空間氛圍塑造;也就是說,「容器內的物質」如何讓觀者的想像透過容器與外在的包裝有一個新的思維產生。這是設計者想敘述的觀念:誠品代表的不是一種昂貴的消費哲學,而是一種熱愛閱讀的消費者的一個想像的烏托邦。孩童,父母, 遊客,逛街的人,特別買書的人都能進來感受這一個意念清晰的「看不見的城市」!
Bruno Munari 的童書中影像的層疊如圖故事的敘述在腦中留下既有與新的資訊的交換組合。
「我穿越森林   進入鯨魚肚子中  在一個水上的城市  坐了下來!」設計者以童語作為引言。
鏤空樹狀天花造型透過光線蔭出輪廓,灑下片片光影;進入、朓脫習慣性的視角,如同從水中觀看,讓主觀者變成客體的觀察,外相的消退與內相的提昇,心中的閱讀城市油然而生。
設計企圖將空間壓縮成平面,並形狀化以將書本之外的空間深度壓縮並轉化最後釋放疊影在閱讀者的記憶。
這是你的空間閱讀記憶。而,什麼是你的閱讀記憶?

 
2007年 高雄夢時代購物中心   誠品書店、波哥

打開聯合工作室:劉國滄、蔡佩烜、吳陳佳佳、黃國玉、吳俞蓁、王薇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