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敘事一則spatial narration

壹、敘事的空間與空間的敘事

影像可以敘事(narration),但不一定要用來敘事;空間本不為敘事,但可以用來敘事。萬敘舖陳,所述何事?有人講的是歷史點滴、陳年往事;有人愛的是天馬行空、虛構一遭,更有人虛虛實實、若假以真。不過,說到底,講故事的人所圖所求,該是看到聽故事的人一臉投入,如‧癡‧如‧醉。

 

 

貳、消費的空間與空間的消費

如‧癡‧如‧醉,正是當今的消費臉譜。買手機,先癡迷於明星的風采;喝咖啡,先醉心於異國情調;於是,空間不再只是承載消費行為的容器,空間成為一個可消費的對象。購買一段空間體驗,成了台灣不分城鄉差距的全民行為。於是,阿扁總統的祖厝之旅正熱門;一樣的星巴克咖啡桌旁,窗外可以是台北的冷風陰雨也可以是台南的火紅太陽。尤有甚者,最近的空間購買代表作,就屬台中古根漢美術館。要買大師的空間手筆,沒問題,郵購給你。
空間意涵應該深刻,但表情不一定要嚴肅。意涵來自於「設計思考」、「行為模式」、「構造邏輯」,也就是關於「方法」、「文化」、「物質」的思考,然後「形式」(formation)成立,意涵又可多了一個向度:「形式可以怎麼運用?」,一個關於意義的詮釋與溝通。

 

 

參、輕‧浮‧空間

我們是很嚴肅的設計這麼一個輕‧浮的空間。

 

一、關於場所(place ):小夥子、阿嬤和她的孫子

場所容納事件。此案所在原本不是一個被看好的地點:一個不見秀面的老公寓退縮一樓,屢開屢關的店址,破碎不連續的商業帶,與青少年客群的慣性消費區域有一段距離。然而,個性商店本不需貪求逛街型的消費,於是如何在外觀辨識出差異感(他-我的區別),如何在內部塑造出群聚的空間使用(你-我的認同),反而是目的型消費空間該好好著力的問題。結局頗令人滿意,但也出人意外;有時我們會在店內看到社區阿嬤牽著孫子坐在一大群年輕人身旁,這會是一種另類的社區認同?

 

二、關於場景(spectale):蟻穴?外星人?

場景指涉事件。這是一個虛構的意象,在意象引導的前提之下我們虛構了一組角色,以及他們的活動、故事和空間。透過敘事,推衍出場景的元素,再由元素的暗示建立起不曾存在的時間感與地點感。就像第一次發現後山廢棄的碉堡,小孩興奮的在槍孔前筆劃著提槍射擊的姿勢,如‧癡‧如‧醉。

 

三、關於語法(syntax):輕‧浮的空間構成術

語言陳述事件。敘事的方法之一是透過文字與語言,有其字詞及語法的規律。空間敘事亦應有其字詞與語法。空間的語法來自於構造的邏輯、構成的秩序以及意義的聯繫。Formica有著輕‧浮的語法。

  1. 皮相層的演繹(mulit-layer)

結合了場景的指涉,我們在空間中製造了多重皮層,剝離、斷裂、隱逸。立面的獨立厚牆,增加了空間的深度,也過濾了南台灣的烈陽。內、外空間的錐桶開口牆面,暗示出空間的景深,也透過光線的暗示,建立逆反的空間感。

  1. 構成術的推理(techne)

一貫的立場,我們關心構造以及構成的秩序,Formica一案在材料的運用上進行著輕‧浮的實驗。工業的生產體系,透過零件化的重複生產,降低了生產成本,壓低了價格(price),卻也讓我們低估了這些物質的價值(value)。價值是被創造出來的。不知其所的鑰匙一毛不值,請鎖匠開鎖配鎖卻是要付出極高的代價。這個案子之中我們重新給予常見的喇叭椅新的實體價值,可以是開口部、可以是燈具、可以是新的家具。同時透過元素間同樣的構成,形成一組系列化的視覺元素,形成空間的質感。
我們是很嚴肅的設計這麼一個輕。浮的空間。

 

文/劉國滄 刊於《室內interior  NO.134》



 

 

2003

台南(已消失)

 

 

打開聯合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劉國滄 陳佳佳 王兆明 王煦中 李約德 洪明裕 劉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