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許興奮又帶點憤怒的情緒。就像面對生猛海鮮,它會成為一道佳餚抑是慢慢地腐臭掉?你不知所措地裝作視而不見,或者憤而轉身咆哮:我的大廚與爐火呢?這正是你站在鳳山街頭的心情。 不多不少,正如其他台灣的小城市一樣,鳳山也是一個令人興奮、但又馬上轉為失望的環境。我們著迷於如此幻妙的處境:公共建築與違章共處、都市空間與私人領域交錯、時間快速流轉卻又緩慢細緻、人們既是慷慨大方卻又天真自私。看似有好多美妙難得的經驗正要發生,但是,卻又不知從何開始? 我們是不是正在錯失它?該怎麼辦?就像「催眠」一樣迷人,「轉醒中」的時刻往往能讓我們窺見一些事物的奧秘。
這次的工作營,我與學生們就是在這個處境中希望讓夢境成真:一種真實與想像並置、私心與公益共融的場所。我們為了幫你在甦醒來後能記得些什麼,於是與居民一同創造了「都市客廳」。「甦醒」並不代表我們需要更多的城市建設或者自以為是的專家。如同我們的「都市客廳」並無需添購任何新的傢具一樣,我們只要拾荒與修理,就能富足。我們需要的只是更多輕微的專業作為,而不是誇大聲勢的專業委託。我們可以協助大家一起完成它,而不是苦候或是自命專家。城市就是我們心靈的集合,面對一個往往不自覺地變得狹隘的頑固的自私的心思,其中之一如你我,在甦醒之後,能記得那個巨大的自由的分享的夢境嗎?我一定要記得,記得那個短暫的片刻裡鄰居好奇的大眼睛與親切的關心、小孩子七嘴八舌興奮的動手、阿嬤寬愛的叮嚀、學生忘我的全力投入以及你看到我們時狐疑又驚訝的表情。

選擇了一個在巷子裡的巷子。這樣的巷子曾經是台灣社區空閒的主要活動發生地,建築的室內空閒與巷道空間,自由穿流無疆無界,老人小孩婦人壯漢,共生也共息;劉國滄對現在都市裡,公共與私人空閒的壁壘分明,提出他的惋惜與批判。於是,他與小巷周圍開小廟的老婆婆、電玩老闆,以及冰店的年輕主人討論,為他們作一個大家可以共享的客廳,藉由這樣的邀請,也試圖讓周圍的居民.同時打開逐漸圍塑起來的人際藩籬,願意走出來,進入一個共屬的空間。以小巷現場的真實物、繪製的假透視物,與移入的裝置設施物,譜出一個在真實與虛幻間,依舊飄渺不定多層次的巷道客廳,黃色的塗漆強化了某種視覺超現實性,並凸顯其後所隱藏的質詢與扣問意圖。

 
2005年 高雄縣鳳山市興仁里   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2005都市甦醒國際設計交流/衛武營

樹德科技大學 劉國滄設計研究室
劉國滄、劉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