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設計,不應明顯突出於視覺,而要讓設計行為與有機物質對談,才能融為人與環境閱讀的內容,時間尤其是重要的觸媒。

從生活的處境出發,從環境的智慧出發,創造一種從過去走向未來的建築態度,一種從當地走向當代的建築態度。

─2006,<反建築,打開想像>,《藝術家 NO375》:P188-193,報導:賴素伶

     

府城因為擁有歷史、文化、老房子,還有可供新創作的養分與空間,從建築開始,正是他打開多領域創作大門,並與環境共生息的方式。

─2012,<用建築與藝術,寫城市的歷史>,《Shoppind Design NO49》:P121,報導:吳東龍








「台南目前為台灣第四大城市,城市發展相對地晚進,並在低密度開發的使然下,可以在既有文化脈絡底下,將歷史融入都市中的機會。」

「一直追求能夠打造出融合著與地方熟悉的親近感,但也能在其中感受到前衛設計感的特殊空間感受。」他們的計畫是秉持在交錯堆疊的人與環境之中,編織出新的歷史,而延續這項信念而持續的行動。

─2015,<台南在地「共同記憶的編織者」 打開聯合的開始與未來>,《美術手帖 NO1017》:P44-45

 









「安平舢舨碼頭漁具倉庫」對於既有空間機能、材料、文化及使用者行為模式的考慮,到「旗山九鄉鎮門戶意象規劃」中對於非都市區域經濟困境的破解。被阮慶岳視為展現以在地與素民為中心,由下而上的「小系統思考」。

─2006,<微型城市:重返樂園之途>,《今藝術 NO165》:P116-117,報導:游崴









對於整體設計的知識來談,我們面對的就是物質怎麼去構成環境中的實體,另外是人為什麼需要這樣的空間,對於建築師的工作來說,有表達設計的問題,以及這樣的設計怎麼被實踐,狹義的設計操作指的是這個區域,我覺得整個建築設計包含了這一整塊,不管是論述以及實作,其實都應該是建築訓練裡的一個部份。

我是認為建築的可能性不是只有用瓦石蓋起來的一種情況,環境藝術家的作品值得我們多學習,它通常是在現有的環境裡找當地的素材,然後做出人造的痕跡,當我們看到這樣的痕跡,會知道有人曾經來過,也會驚訝於這條線強力的介入,可是它又是非常容易被移除掉的,也許這將會是我們思考未來環境的新方向。

─2006,<21世紀的住宅論>,《台灣建築 NO130》:P100-102,報導:劉國滄









使用最適應當地的建材、建構最適應當地的建築型式,呈現了在地生活的人們與自然界調和下所衍生的建築形態,更有一種人與自然共生的感動。

─2007,<未來大步來>,《居家DECO NO71》:P236-237,報導:Monsieur











讓原有文化外顯,特別是環境設計的領域。一旦進入環境,它就必須和妳所創造的、妳釋放的能量去互動。

燈會能形成聚合,吸引地方人氣回流,改善荒涼的街景或區域。

─2014,<一場不停止的城市復興實驗>,《號外NO449》:P78-81,報導:劉芳妙







     

劉國滄不意圖突顯建築本身,而是突顯人與環境、物件與光線、漫漫歷史與蜉蝣生命的對映,在少與多之間,新與舊的對話中,提供我們沉浸反思的角落。

「這世界本來就沒有東西是永久不變的,沒有永久的文明也沒有永久的人造物,自始自終它都會消失破敗,持續往毀壞的方向在走。」

「每一個地點我們都有著一個動機,期望這一次能用甚麼方式,像沒有介入一般地介入那個空間,讓人們跟它產生情感上得連繫。」

「我喜歡那個兩邊都是也不是的狀態,就是在人造環境裏,包含著自然與人造的東西,內與外、平面與立體、東方與西方等關係。我們本來就有很多東西是拼貼、混血的,講直接點就是雜種,雜種特別獨立、特別有生命力。許多人認為藝術是無用的,但是我們選擇讓它在這時候出現,那它其實就有了功能。」

─2014,<舊宅新空間探秘>,《藝術認證 NO59》:P116-117,報導:簡正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