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條港是什麼?

康熙六十年,1721年,朱一貴之役後,台南開始築城了。清廷也逐次解除渡台禁令,移民激增。府城對外貿易更加蓬勃發展,商機鼎盛,貿易船遠達南洋諸地。「大井頭」渡口附近的商場空間已不敷使用,好消息是,海岸線又向西延伸到今天的金華路附近。即是西門路以西兩公里,形成了一大片水道縱橫的新生沼地,多出了一大片可利用的商場空間。

台灣城的城西「外城」

沼陸形成後,一家一家新的店鋪,往城西建蓋出去。一條一條新的商業街道,陸續成形。道光年間,因為張丙革命事件(請參略〈兌悅門〉的故事),大西門外的新生區域興建了一道「外城」,共開了三個門:鄭坤門、兌悅門、拱乾門。初期城垣以木柵圈圍再以荊竹栽種,外圍溝壕,修水關、建砲台,保護外城裡龐大的店家。道光年間,外城區已達有二十條新街道。

「五條港」暢行貨船的運河

興建新街道之際,商人們以沙洲間的水道,集貲闢濬暢行貨船的運河。從最遠的鹿耳門,挖濬一道「竹筏港」,經安平後,延伸到府城「外城區」,再分支成五條主要的水道,宛如手掌五指攤平在這片新土地上。港道的傳進來了,貨進來了,財也進來了。這五條商業機能的水道,合稱「五條港」。

五條跳動蓬勃榮興的動脈

「港」就是「水港,指的是受海潮漲落的水道,它是人工運河。由北到南的五條港,分別是新港墘港、佛頭港、北勢港、南河港、安海港。船隻上裝滿了貨,進進出出,像五條動脈跳動著,創造出府城貿易繁榮的風華年代。

各大商號為首的「郊」成立了

雍正十年後,府城由於社會安定,人口持續增加,造就了民生富裕的條件。但是,大陸與台灣之間來往的交易,屢傳惡性競爭糾紛,同性質的的商行們便組織起來,統籌買賣,制定同行遊戲規則,以杜絕紛爭。同時,合作又可以降低船務運輸成本,增加獲利。乾隆、嘉慶年間,以各大商號為首的「郊」成立了,那是一種商業貿易組織(即今之商業同業公會)。「郊」的壯大興起,大小商人們和氣生財,揭開府城往後一百多年的風光黃金盛世。當年府城有眾多「郊」的組織,後來,鹿港、艋舺、月津(鹽水的舊名)等等也跟進。全台有數以百計的「郊」,以府城的「三郊」財勢最為雄厚、影響力最大,是所有郊商的領袖。「三郊」即是北郊、南郊和糖郊(或是稱之港郊)。

五位歷史人物化身為水仙

水仙宮,主祀大禹帝,又稱「大禹廟」,配祀奡王、西楚霸王、伍子胥大夫與屈原大夫,合稱「一帝二王三大夫」。他們都是死後晉升為水神,也成了航運安全的守護。崇功報德,護庇台灣與大陸間行旅的平安。水仙宮是南勢港的終點,進出口貨物集散地,水陸樞紐,商旅雲集。三郊進一步合作,遂在水仙宮設立了「三益堂」,就是三郊聯合總辦公室,旨在友直、友諒、友多聞。三益堂的設立,使得四周市集更加熱鬧喧囂,茶樓酒肆、青樓妓院,市聲鼎沸。咸豐九年,1859年,有詩描述紙醉金迷即可窺見盛況:「水仙宮外是儂家,往來估船慣吃茶;笑指郎身似錢樹,好風吹到便開花」。

五條港淤積 水仙宮冷清

道光年間,五條港河道淤塞漸漸嚴重,船隻必須等待漲潮之際才能通航,運輸效率太差了,三郊耗費巨資仍無法有效疏濬。另一方面,安平開港,外商洋行挾著雄厚資本與新穎大輪船來台貿易。三郊不敵外商的強力競爭優勢,漸被取代。隨著南勢港水道的淤塞漸漸嚴重,「五條港」的輝煌繁華也慢慢走下坡,水仙宮前的熱鬧景象也慢慢安靜下來。「水仙宮外盡成途,滄海揚塵信不誣」,「五條港」的陸化,百年多的風光盛世,隨著落日黯淡了下來。

引用/王浩一(2008). 在廟口說書